普拉藤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竞购太子奶一场没完没了的重组

时间:2022-05-06 来源网站:普拉藤果财经网

竞购太子奶:一场没完没了的重组

竞购太子奶:一场没完没了的重组 MBAChina   “跌倒了爬起来,继续前行。只要我们相信新一届的领导,只要我们不再迷茫,最美的风光就在险峰。”2009年年初,有经销商在听了湖南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的讲话后作诗相互鼓励。可2009年岁末,他们发现文迪波脸上新增的皱纹甚至比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还多。

12月16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文迪波,他表示“现在还没有什么可讲的”,说罢挂断电话,声音略显沙哑。来自湖南知情者的消息表明:连续半个月洽谈下来,文迪波和湖南株洲市政府中意的重组太子奶投资者仅余三家:新希望、方正、长沙新大新。

四度卖身背水一战

“2009年的销售目标是12亿元”——2009年初,文迪波发出的拯救太子奶豪言壮志让不少经销商热血沸腾。2007年,太子奶的销售额曾高达16.8亿元,如果实现文迪波的目标,“太子奶就有救了,我们的债也可以追回了。”四川一位太子奶经销商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但热望在几个月后渐渐淡去,根据高科奶业的最新统计,2009年太子奶的销售收入仅为5亿元左右,高科奶业亏损仍在加大,经销商堵办公室、堵株洲市政府的事件连续发生。

“部分经销商在承诺落空后,停止了太子奶的销售,以各种方式催要太子奶之前的欠款;而银行也在向太子奶催账,春节前这些都必须要解决。”接近高科奶业的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正是10月中旬,高科奶业向员工和株洲市政府公开表示亏损严重后,株洲方面开始了第四轮重组太子奶的行动。

“上一次重组,文迪波准备引进雀巢,但最为雀巢看重的太子奶品牌被抵押给银行,这部分欠款为1.5亿元,雀巢如果真要接,完全没必要卷入其他资产纠纷,最终不了了之。”上述人士表示。

根据2008年底,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尽职调查,太子奶的总资产为25.99亿元、负债27亿元,净资产为-1.01亿元,巨额债务中包含银行债务11.8亿元,经销商债务4亿元。

2009年1月,高科奶业封闭式租赁了太子奶集团核心资产,其经营生产的合理利润将用于逐步偿还太子奶集团的债务。有测算,高科奶业要为太子奶清债至少需要10年。

“高科奶业接手太子奶后除了前几个月靠经销商的热情取得了一定销量,但由于太子奶品牌被抵押给银行,各地的加工厂部分由当地政府接管,他们也以各种原因制造太子奶系列产品。高科奶业在处理各工厂和市场方面并未找到好办法,矛盾随着时间推移逐渐爆发。”上述知情人士估计,高科奶业托管期间发生的亏损达3.5亿元。而作为太子奶的托管方“高科奶业”成立尚不足一年,且仅有当初政府注入的1亿元资金,似乎越来越难以承担太子奶的“还债重任”。#p#分页标题#e#

记者从湖南株洲方面了解到,株洲市政府最后的夺标者能够立即打入5000万元保证金,并随即对太子奶注资1亿元,以解眉燃之急。然而,接下来摆在重组者面前更为现实的问题是,如何继承高科奶业两亿多元的债务及太子奶之前的逾20亿元负债。

李途纯不想退出

“没有喘息的机会。”文迪波进入太子奶后曾公开表示。不是新战略投资者需要折腾,而是太子奶本身。

“李途纯又想趁机拿回太子奶。”一位因追讨欠款而多次跑到湖南株洲的贵州太子奶经销商朱军(应受访者要求采用化名)告诉记者,“如果由高科奶业主导重组,那李途纯将彻底被架空,而他只有还债的义务,再无翻身的机会。”

按照当初高科奶业接管太子奶时双方的约定:刚刚从三大投行中拿回的61.6%股权仍交还给李途纯,但李途纯仅有股权没有权限,他的股权被抵押给高科奶业,经营由高科奶业负责,李途纯的任务是清理和重组债务。

如今高科奶业牵头重组,李途纯岂能坐视?

12月2日,太子奶集团在湖南媒体发布公告称已与高科奶业终止租赁协议,希望投资者与太子奶集团直接谈,这无疑是李途纯发出的决裂信。但决裂并不代表一切就此分道而行。

欧易app

okx官网下载

okex交易平台app下载